不能提供消息来源、以道听途说当证据、选择性地调查研究、看不起科学共识、动辄说人家隐瞒实情——这些手法我们见得太多了。

我是在最近与海伦·考尔迪克特(Helenaldicott)进行一番辩论后才发现问题之严重的。考尔迪克特博士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反核活动家。我跟其他绿色活动分子一样,对她相当尊敬。在辩论中,她就核辐射危险提出了一些惊人之说。于是,我问她这些说法的出处,就像任何人面对有问题的科学结论时应该做的那样。而考尔迪克特的回答令我大吃一惊。

她首先给出了9点证据,都是来自报纸文章、新闻稿或广告。没有一个是科学出版物,也没有她所提出的那些说法的消息来源。其中一条新闻稿提及美国国家科学院(USNationalAcademyofSciences)的一份报告,她要我自己去读一读那份报告。我照做了,把这份423页的报告从头至尾看了一遍。报告没有一处支持我所质疑的话。事实上,报告内容跟她所声称的核辐射对健康影响的说法严重抵触。

联合国核辐射效应科学委员会(UNScientificCommitteeontheEffectsofAtomicRadiation)曾邀请世界知名科学家评估数千份文件并得出结论。该委员会称,在参与切尔诺贝利事故抢险的工人中,共有134人患上急性放射病,其中28人不久即死亡。后来又有19人死亡,但一般不是死于跟辐射有关的疾病。剩下的87人患上了其他并发症,包括4例实体肿瘤和两例白血病。此外,有6848名儿童患上甲状腺癌,而这“几乎全因”苏联未能防止当地人饮用遭到碘131(Iodine131)污染的牛奶。除此之外,“没有任何有力的证据说明普通人的健康影响可归因于核辐射”。生活在受影响国家的居民今天“不必担心切尔诺贝利核事故的严重健康影响”。

不能提供消息来源、以道听途说当证据、选择性地调查研究、看不起科学共识、动辄说人家隐瞒实情——这一切手法我们见得太多了。这些活动家发现事实与自身的主张相悖时,就会诉诸他们曾公开谴责的荒唐做法。因此,我们人人都有责任根据可靠的信息作出判断。这不仅因为我们应该向别人公正地摆出问题,还因为我们有责任不在子虚乌有的东西上浪费生命。□英国《卫报》

不能提供消息来源、以道听途说当证据、选择性地调查研究、看不起科学共识、动辄说人家隐瞒实情——这些手法我们见得太多了。

我是在最近与海伦·考尔迪克特(Helenaldicott)进行一番辩论后才发现问题之严重的。考尔迪克特博士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反核活动家。我跟其他绿色活动分子一样,对她相当尊敬。在辩论中,她就核辐射危险提出了一些惊人之说。于是,我问她这些说法的出处,就像任何人面对有问题的科学结论时应该做的那样。而考尔迪克特的回答令我大吃一惊。

她首先给出了9点证据,都是来自报纸文章、新闻稿或广告。没有一个是科学出版物,也没有她所提出的那些说法的消息来源。其中一条新闻稿提及美国国家科学院(USNationalAcademyofSciences)的一份报告,她要我自己去读一读那份报告。我照做了,把这份423页的报告从头至尾看了一遍。报告没有一处支持我所质疑的话。事实上,报告内容跟她所声称的核辐射对健康影响的说法严重抵触。

联合国核辐射效应科学委员会(UNScientificCommitteeontheEffectsofAtomicRadiation)曾邀请世界知名科学家评估数千份文件并得出结论。该委员会称,在参与切尔诺贝利事故抢险的工人中,共有134人患上急性放射病,其中28人不久即死亡。后来又有19人死亡,但一般不是死于跟辐射有关的疾病。剩下的87人患上了其他并发症,包括4例实体肿瘤和两例白血病。此外,有6848名儿童患上甲状腺癌,而这“几乎全因”苏联未能防止当地人饮用遭到碘131(Iodine131)污染的牛奶。除此之外,“没有任何有力的证据说明普通人的健康影响可归因于核辐射”。生活在受影响国家的居民今天“不必担心切尔诺贝利核事故的严重健康影响”。

不能提供消息来源、以道听途说当证据、选择性地调查研究、看不起科学共识、动辄说人家隐瞒实情——这一切手法我们见得太多了。这些活动家发现事实与自身的主张相悖时,就会诉诸他们曾公开谴责的荒唐做法。因此,我们人人都有责任根据可靠的信息作出判断。这不仅因为我们应该向别人公正地摆出问题,还因为我们有责任不在子虚乌有的东西上浪费生命。□英国《卫报》

ybvip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l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