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脆的电话铃声骤然响起,划破了原本静谧的黑夜。蒂莫西·舒斯特(Timothy Schuster)从梦中惊醒,接完电话后,他满心疑惑地爬出被窝,摸出了一把手枪,走到门前。

加利福尼亚州(下文简称加州)在美国的西部,是全美面积第三大的州,别称“黄金州”。这个绰号来自于一百七十多年前,那时候,加州发现了大量金矿,四面八方的人们都涌入这里,希望能够在淘金热中捞上一笔。

加州的人口就这样不断壮大,如今,它已是美国经济最发达、人口最多的州。对加州人来说,淘金的热情不仅流淌在祖辈们的心中,也延续在他们的血液里。但不是所有对金钱的热情,都可以化为前进的动力,有些满溢而出的欲望,一旦得不到满足,故事的走向就会变得非常可怕……

2003年7月10日中午,蒂莫西的朋友玛丽发现似乎有一些不对劲,蒂莫西原本约好了和自己共进午餐,但一向守时的他居然没有出现。不仅如此,蒂莫西也没出现在公司上午的会议上,他似乎突然人间蒸发了。

蒂莫西的手机、手表、钱包都还放在家里,这太反常了,因为他平时不管去哪都不会忘带手机,即使在晨跑的时候。

他赶紧向当地警局报案,但因为蒂莫西家没有任何外人闯入的痕迹,考虑到蒂莫西是个行动自由的成年人,当地警方直到蒂莫西整整失踪了24小时之后,才将他的失踪立案。

在蒂莫西失踪前,二人正在办理离婚,因为财产分割和争夺子女抚养权,他们的关系闹得很僵。

因为就在不久前,蒂莫西家遭遇了一场奇怪的偷窃——有人闯入了他的房子,只带走了几只篮子和搅拌碗之类的小物件,却没有拿其他值钱的东西。

这些东西,恰恰是拉里萨在电话里所说的“一定要拿回来”的物品。但这些东西真的属于前妻吗?维克多也无法确定。

当时,蒂莫西报过警,但警方找不到拉里萨作案的证据。蒂莫西为求自保,买了手枪,还在家安装了安保系统。

为了尽快找到蒂莫西的下落,警方开始调查他的个人行踪、通话记录和人际圈。很快他们就有了发现:拉里萨是蒂莫西的最后联系人,他们之间的最后通线。

面对警方的质问,拉里萨的态度非常微妙。除了在抱怨丈夫时口若悬河,一旦涉及到与丈夫失踪以及他们最后通话相关的问题时,她就开始闪烁其词。

但不久后,负责走访案情的警察发现了新情况,这让他们加快了找到蒂莫西的步伐。

在拉里萨被警方带回去问话的当天,她一回到实验室就偷偷借用这名员工的名义租用了一辆大货车,之后还开着它独自运了一趟谁都不知道是什么的货物。且在案发前不久,他们实验室丢过一只蓝色化工用桶。

这名员工还透露,一年前拉里萨就曾借用她的名义,在郊外的一间仓库中租下过一个秘密隔间。

知晓这些情况后,警方偷偷来到了那间仓库,当他们站在门外时,一股浓烈的臭味让他们内心有了不好的预感。

叫来保管员打开仓库后,警方首先看到的是一堆杂物,它们并没有异常。但当他们往仓库的某个角落走时,空气中的臭味越来越浓,一个外层被纸盒和塑料薄膜所包裹的蓝色塑料桶,赫然放在那里,冲天的臭味正是从其中传出的。

桶里装着一些难以辨识的液体和残渣,这应该就是蒂莫西的尸体,只是,在高度腐蚀和液化之后,躯体的原貌早已荡然无存,只剩下一些骨头残渣了。

至此,警方基本确定拉里萨和蒂莫西的失踪甚至被害有关,但一切是如何发生的呢?

警方发现仓库中的尸体时,拉里萨并不在加州,她在不久前刚刚飞回老家度假去了。考虑到她和受害人的体力差距悬殊,警方判断,如果她真的涉案,一定还有一个帮凶。

在围绕着这个设想进行新一轮的调查后,案情很快有了突破,他们发现拉里萨身边有一个年轻小伙很可疑。

他就是拉里萨的实验助理——21岁的詹姆斯·法戈内(James Fagone)。据熟人反映,这个小伙因为崇拜女上司,几乎为她了包揽所有杂活,甚至包括带孩子、遛狗、除草等家务。

当警方第一次找上他时,小伙就坦白了一件事:他曾闯入蒂莫西家,帮助拉里萨“拿回东西”。

而在蒂莫西的尸体被发现后,警方再次找他来问话。这一次,他们把矛头直指蒂莫西的失踪和被杀,重压之下,涉世不深的詹姆斯很快坦白了一切,而他交代出的真相让所有人感到胆寒……

当晚正准备上床睡觉的詹姆斯接到了女上司的来电,“你做好准备吧,把东西带齐,开车过去。”对方的指令简单明确。

当时,詹姆斯已经知道他们要去做什么了,因为今晚的行动拉里萨和他一起准备了好几个月,这一次他是要去帮上司除掉让她心烦的人。詹姆斯拿上工具后开车出了门。

那天二人汇合后,一直在蒂莫西家不远处躲到了后半夜,直到街道上几乎没人走动时,才开始行动。

之后,文章开头的一幕便发生了,半夜致电的拉里萨突然出现在门前求助,蒂莫西虽然疑虑,但最后还是开了门。

而就在蒂莫西开门后不久,埋伏在他家门边的詹姆斯就趁机从背后拿出电击枪偷袭了他,同时,拉里萨也拿出了沾有的手帕……

那晚,二人把昏迷不醒的蒂莫西带到了拉里萨家的地下室,并扔进化工用的蓝色塑料桶,之后拉里萨便将三桶盐酸倒进了那个蓝色大桶。

二十多年前,拉里萨和蒂莫西是密苏里大学的校友,他们在校内一见钟情,很快结为夫妻。结婚三年后,他们的大女儿出生了,那时拉里萨和蒂莫西刚刚毕业,虽然收入不多,但生活简单而幸福。

女儿四岁那年,妻子拉里萨迎来了事业的转机,一个远在加州的实验室邀请她过去,为此,他们举家搬去了加州。次年,他们的小儿子出生了。

之后不久,妻子开始创业,收入水涨船高,但丈夫蒂莫西还是从事自己的老本行,收入基本稳定在每月7000-8000美元。两人之间的收入差距越来越大。

创业让妻子成天陷于忙碌之中,和家人渐渐聚少离多。蒂莫西默默承担下家中的全部后勤,尽量让妻子没有后顾之忧。

在丈夫的支持下,拉里萨的事业发展之路更加顺遂。2000年,婚后的第十八个年头,他们搬进了更大的房子。次年,拉里萨的月平均进账金额已是丈夫的两倍之多。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拉里萨感觉自己看丈夫越来越不顺眼,他们之间的争吵越来越多,大部分的矛头都指向了同一个焦点。妻子口中经常连珠炮似的喷出这样的话语:“你真无能”“好没用啊,只会做这些”“我看你就是不会赚钱”……

蒂莫西对妻子的感情,也已经在长久的拉锯战中消磨殆尽。他的内心毫无波澜,除了要求公平分割财产外,他对孩子的抚养权也毫不让步。

此时两人的身价早已无法同日而语,拉里萨要甩下丈夫,势必要分割出自己多年打拼得来的大笔财产。她感到愤怒和不甘,却也无法改变离婚的结果。

离婚后的拉里萨已经不是第一次在朋友面前说这样的话了,没有人认为她是认真的。

四年后的2007年10月15日,此案终于开庭受审。在多项证据的指控下,拉里萨依旧心存侥幸。

“我没有杀人,一切都是詹姆斯主导的,那天他不知为何和我前夫起了争执,出事的时候才打电话给我,当我赶到的时候,蒂莫西就已经倒在地上了。”

“那间地下室的盐酸是我为了给实验室消毒购买的,那天是詹姆斯动手用它杀的人。”

说出这些话的时候,拉里萨情绪逼真、演技超群。为了给自己脱罪,她毫不介意将罪名完全嫁祸给一直崇拜自己的詹姆斯。

不过这样的狡辩是站不住脚的,因为詹姆斯和死者之前并无过节,而他也早已经供认了自己罪行,并在几个月前就得到了判罚。

而詹姆斯第一次对此案提供的证词表明,拉里萨对蒂莫西的谋杀蓄意已久。案件的审判在持续了大半年后,终于在2008年5月得到了结果。

而此案中的帮凶詹姆斯,同样被判处犯有一级谋杀罪和绑架罪,考虑到他是从犯,绑架罪不予追责,最终被判处终身监禁,永远不得假释。

直到现在,此案的两名主犯都还处于关押状态。拉里萨在加州乔奇拉的山谷州立女子监狱服刑,詹姆斯·法戈内则在加州卡利帕特里亚的卡利帕特里亚州立监狱服刑。

这个案件最初曝光时,残忍的杀戮情节就让拉里萨臭名远扬,媒体还给她起了个外号叫作“酸夫人”(The Acid Lady)。

这个称呼不仅代表了拉里萨杀人手法的残酷,也揭示了她极度恶毒贪婪的性格,就像刺鼻的腐蚀酸液一样,正是她一手把原本应该好聚好散的婚姻变成了人间惨剧。

最无辜的还是她和前夫的两个孩子,他们的余生将如何面对父母惨烈的往事?又会形成怎样的家庭观和情感观呢?

拉里萨被判刑时,一双儿女都没有出庭,不过案发后她的大女儿就公开表示过:自己永不原谅妈妈,因为她毁了自己珍爱的爸爸。而她更希望妈妈余生都在监狱度过,为自己的罪行忏悔和愧疚。

这个案件中的妻子就是因为赚多赚少的问题,最终放弃了对婚姻的承诺。在拉里萨对比两人的收入差距时,她忘记了丈夫同样为家庭默默付出了时间和精力,这也是他为了维系这个家庭所做出的牺牲。人们往往只看得到表面的数字,而忽略了沉没的成本。

与其说是金钱败坏了婚姻,不如说是因为收入悬殊导致的不甘心态,才让她走向了歧途。

在她们远离职场,生育、养育孩子的几年里,收入是微乎其微的,但大多数丈夫并不会选择离开,因为他们看得见妻子为儿女成长所做出的牺牲。

还有一些家庭,从结婚起就是单人赚钱模式,这样的家庭中有全职照顾家庭的主妇,也有甘愿为老婆煮汤的煮夫,但其中一方的零收入并没有让这些家庭轻易走散,因为负责打拼的那一方回到家时,总能被另一方付出心力和劳动打造的温馨治愈。

因此,小编想说,家庭的幸福并不是金钱能衡量的,在一段好的婚姻关系里,维系一家人在一起的要素应该是爱和责任。

最后,小编想带大家一起再念一念我们踏上“婚姻”这趟列车时,需要念的誓词:不论贫穷还是富有,不论疾病还是健康,不论年轻还是衰老,都愿意永远爱护她/他、陪伴她/他,一生一世,不离不弃。

希望天下所有的夫妻都能不忘初心,往后余生一起携手走到两个人都走不动了为止。

今日互动:你能够接受收入差距很大的婚姻关系吗?你可以接受另一半比你的收入高多少或低多少?欢迎留言告诉我们。

ybvip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l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