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SD,即麦角酸二乙基酰胺,是一种强烈的半人工致幻剂,能够带来6至12小时的白日梦一般的迷幻体验。或许你无法想象,在上世纪60时代,有一群叛逆青年在街边、车里、草地上,任意使用着这种现在已经非法的毒品,沉浸于迷幻世界。LSD无疑是这场轰轰烈烈的“嬉皮士”运动的标志。回顾LSD的历史,你可能不知道,最早推崇LSD的人中,许多都是女性。她们协助LSD的实验,推动LSD成为一种社会现象,并塑造了LSD的历史。

苏西 拉姆斯坦(Susi·Ramstein):观测者 首先要说的是:这实际上并不是苏西 拉姆斯坦的照片,关于她我们知之甚少。 拉姆斯坦是合成LSD的科学家阿尔伯特·霍夫曼的助理。1943年4月19日霍夫曼第一次自己摄入该药物,而拉姆斯坦来观测了整个过程。霍夫曼是第一个体验LSD效果的人,但拉姆斯坦是第一个观察到它们的效果的人。不幸的是,霍夫曼的实验室从未发布过她的报告,我们没法看到关于第一次迷幻之旅的更为客观的观点。

克莱尔·布思·卢斯(Clare Boothe Luce):大使 克莱尔·布思·卢斯是一位成功的作家和政治家,曾任两届国会众议员,并与20世纪最大的杂志巨头亨利·卢斯(Henry Robinson Luce)结婚。克莱尔于1958年第一次接触LSD,并为之折服。之后她不仅说服了她那保守的丈夫亨利试用了这种药物,还使他在他创办的著名《时代》和《生活》杂志上,发表了关于LSD的长文。早在“嬉皮士”前,克莱尔·布思·卢斯就已经远传LSD的“福音”。

贝琪·德雷克(Betsy Drake):女演员 当贝琪·德雷克在50年代末开始服用LSD时,她已经出演了六部电影。那时她与演员卡里·格兰特的婚姻出现了裂痕,身心疲惫,于是她在精神病研究所的哈特曼的监督下,尝试了LSD。那种迷幻体验为德雷克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,她说服了好莱坞的几个朋友去尝试LSD,其中大部分是像她一样内心痛苦的女性。她甚至让格兰特参与了进来:他曾拜访研究探访所德雷克的情况,最终成为了哈特曼的病人。

劳拉·赫胥黎(Laura Huxley):治疗师 劳拉·赫胥黎是一位天才的小提琴演奏家,青年时期曾在卡内基音乐厅演奏。她在洛杉矶当电影制片人和治疗师时,遇见了《美丽新世界》的作者阿道司·赫胥黎并与其走入婚姻殿堂。赫胥黎实验性地将LSD和裸盖菇碱混在一起使用,并用于探索户外活动和写作等生活中各种活动。在阿道司与癌症作斗争时,两人经常一起服用LSD来让他生命的最后时刻轻松一些。

佩吉·希区柯克(Peggy Hitchcock):赞助者 美第奇对米开朗基罗,正如希区柯克对蒂莫西·利里。蒂莫西·利里本是哈佛大学心理学教授,在接触LSD后,他传道一般广泛邀请社会名流尝试LSD,在LSD的推广过程中起到了莫大的作用。而希区柯克无疑是他的支持者和赞助人。这里的希区柯克可不是著名电影大师。佩吉·希区柯克出生于上流社会。1962年佩吉与利里一起尝试LSD后,家族里的人提供资金与房子开始支持利里的研究。

妮娜(Nena von Schlebrugge):模特 或许你不认识妮娜,但你一定知道《杀死比尔》的主演,乌玛·瑟曼。妮娜就是乌玛·瑟曼的母亲。妮娜是一位模特,她通过朋友与利里相遇,并接触了LSD。1964年,妮娜与利里成婚。这场婚礼是一场LSD文化盛宴。利里的传记作家格林菲尔德将其描述为“神秘迷幻之旅,第一场真正的为纽约上层精英和时尚美人们准备的派对,他们刚刚发现了LSD。”然而这场婚姻在他们还没度完蜜月时就分崩离析了

罗斯玛丽·伍德拉夫(Rosemary Woodruff):逃犯 伍德拉夫与蒂莫·西利里共同编辑了《迷幻祈祷》,并帮助他规划了在东海岸的研讨会。伍德拉夫于1967年与利里结婚,三年后,利里因非法用药进监狱服刑,伍德拉夫帮助他越狱,并一起逃到了阿尔及利亚、瑞士。1971年,他们的关系破裂。但伍德拉夫直到1980年还留在国外,直到1993年犯罪记录被清除。后来,她受聘于圣克鲁斯加利福尼亚大学,讲授20世纪60年代的社会情况。

格蕾丝·斯利克(Grace Slick):歌手 LSD对60年代的流行文化也产生了深刻的影响,例如在流行音乐方面,迷幻音乐的产生和发展与LSD有着不可否认的关系。“杰斐逊飞机”乐队的《白兔》在任何LSD歌曲榜单上都排名第一。格蕾丝·斯利克在加入飞机之前就开始写这首歌了,但乐队的迷幻乐音效为她飙升的颤音提供了完美的支持。 当格蕾丝唱到“你得先吃饱活命”(feed your head)时,人们总是如痴如醉。

ybvip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l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