荷兰国家队,即荷兰本土队拿到过一次欧洲杯冠军和三次世界杯亚军。他们曾经以全攻全守的踢法吸粉无数,却三次倒在决赛门口让人扼腕叹息。

除了荷兰本土队即荷兰国家队之外,还有两支球队征战世界大赛。这两支球队就是中北美及加勒比地区的阿鲁巴和库拉索。库拉索有两个新闻曾经登上中国各大媒体的头条,签约希丁克,排名超越中国队。

相比于库拉索,阿鲁巴的名气相对较小。因为这支球队国际足联排名为第203名(2022年7月),在中北美及加勒比地区排名也非常靠后。但是这个地区却出现过一个球星,他就是效力于国际米兰的荷兰边后卫邓弗里斯。

邓弗里斯早在2014年曾经为阿鲁巴踢过两场友谊赛。当时,邓弗里斯只有18岁。打进一球,被称为关岛杀手。此后,他再没有代表过阿鲁巴征战过世界大赛。直到2018-19赛季欧洲国家联赛,邓弗里斯上演了荷兰国家队首秀,穿上了梦寐以求的荷兰战袍。

荷兰王国的国土由本土、荷属圣马丁、库拉索和阿鲁巴组成。阿鲁巴地区位于加勒比海、委内瑞拉北部委内瑞拉湾地区,距离委内瑞拉本土25公里处。

该岛屿面积193公里,相当于我国厦门岛的面积,人口约10.5万,它是荷兰所有海外领地中最富裕的地区。其首府为奥拉涅斯塔德。

阿鲁巴岛地形平坦,也是一座没有河流的石灰岩岛屿。该岛屿以其四周环绕的白色沙滩著名。由于终年受到来自大西洋的东北信风吹拂,虽然地处热带地区,阿鲁巴却能保持终年摄氏27度的稳定气候,有利观光发展。

这里因为长期受信风的影响,气候十分干燥。加上该岛是一个无流岛,因此,这里的淡水资源主要来自海水淡化。一次,岛上的热带植物并不多。

阿鲁巴岛原本的居民是印第安人的一支阿拉瓦(Arawak)部族分支的卡奎提欧(Caquetios),在欧洲船队到来之前,这里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。1499年 ,西班牙探险家阿隆索-德-奥赫达发现了这里,打破了阿鲁巴岛与世隔绝的局面。

1581年,西班牙的殖民地荷兰独立。1636年,原本属于西班牙的荷兰占领了阿鲁巴岛,它一直属于荷兰的西印度公司,经历了荷兰近200年的殖民统治。在西班牙、荷兰的轮番殖民统治下,当地的原始居民卡拉提欧人几乎种族灭绝。

当时的荷兰殖民者为了弥补这里的人口空缺,参与了奴隶贸易。部分黑人奴隶逃出西班牙等美洲殖民地后,来到了荷兰殖民者管理的空白阿鲁巴岛。

1805年,拿破仑战争爆发中,荷兰本土被法国占领。英国暂时接管了这座岛屿。

1815年维也纳会议后,英国将阿鲁巴岛的继承权还给了荷兰。荷兰重新开始了对阿鲁巴的殖民统治。殖民时期,阿鲁巴的经济原本在荷兰所有殖民地中排名相对靠后。但19世纪的淘金潮带动了当地经济的第一次发展。

1924年,委内瑞拉湾附近发现了石油资源,刺激了阿鲁巴经济的发展。此后,荷兰从自己的殖民地荷属东印度(印尼)掠夺大批人口来到阿鲁巴岛。

1980年代,阿鲁巴的经济再次出现了转型。因为该岛屿由棕榈、白色沙滩以及加勒比海风情,吸引了来自美国、加拿大、宗主国荷兰等发达国家地区的客人来自驻足观光。从那个时期起,旅游业成为了阿鲁巴的主要产业。

阿鲁巴凭借着这一优势,成为了荷属安德列斯岛屿中最富裕的岛屿。随着二战后经济的转型以及民族解放运动的推进。当地一些人要求自治。1983年,荷兰、荷属安德列斯岛和阿鲁巴召开会议,决定将其提升为荷兰境内的一个自治国。

至此,荷兰的面积就不再单独计算阿鲁巴的193平方公里。阿鲁巴原本计划在1996年彻底脱离荷兰独立。但因为独立后经济难以维持,因此独立进程被叫停。阿鲁巴成为了荷兰的“编外人员”。

阿鲁巴足球协会早在1932年就成立。1932年-1983年,阿鲁巴足协既不隶属于国际足联,也不隶属于中北美及加勒比地区足联。当时的阿鲁巴足协隶属于荷属安德列斯队。

直到1988年,经过了荷兰的同意,阿鲁巴脱离荷属安德列斯,以独立的身份加入了国际足联和中北美及加勒比地区足联,获得了参加世界杯中北美及加勒比地区预选赛和金杯赛的资格。

从1990年世界杯开始到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预选赛,阿鲁巴总是倒在外围赛最初的几轮,提早备战下一届世界杯。而且阿鲁巴从未参加过一届中北美及加勒比地区的赛事——金杯赛。大赛(不包括国家联赛)参赛次数为0。这一尴尬记录直到今天也没能打破。

从2000年3月,2-2战平波多黎各之后,阿鲁巴竟然7年没有在国际比赛中获得哪怕是一场平局。直到2007年7月,这一尴尬记录才被打破。因此,阿鲁巴的国际足联排名竟然到达了203位。在北美地区,仅仅高于5支球队。

2010年,荷属安德列斯解体后,继承它的库拉索排名第84位,远高于阿鲁巴。

阿鲁巴足球虽然没有打进过大赛决赛圈,但他们曾经“拥有过”一个球星——效力于国际米兰的登泽尔-邓弗里斯。

1996年,邓弗里斯出生在荷兰最大的港口城市鹿特丹。他的父亲来自荷兰的海外属地阿鲁巴。因此,按照国际足联的规则——邓弗里斯有两个选择,阿鲁巴或荷兰。

阿鲁巴足球在21世纪10年代国际足联最高排名才第123位,荷兰队则高居前10,是世界杯劲旅。虽然邓弗里斯有阿鲁巴血统,但他一直以来有一个梦想,穿上荷兰的橙色战袍。

然而,邓弗里斯兑现天赋的时间却很晚。2013年,邓弗里斯加盟巴伦雷特(现处荷兰第4级别联赛)。一个赛季之后,邓弗里斯被荷甲球队鹿特丹斯巴达签下。这些球队都不是荷甲豪门,曝光度可想而知。

2014年,在时任阿鲁巴主教练弗兰肯的劝说下,邓弗里斯穿上了阿鲁巴的黄色球衣,出战了和关岛的两场友谊赛。并打入一球。因此,邓弗里斯获得了关岛杀手的称呼。

因为此时的国际足联规定,不满18周岁的他代表阿鲁巴踢了两场比赛后依然有效力于荷兰的机会。此后,邓弗里斯拒绝了阿鲁巴的征召,只为等到哪一天荷兰队的召唤。

当时,邓弗里斯效力的球队是名不见经传的鹿特丹斯巴达,不是荷甲三强(阿贾克斯、PSV埃因霍温和费耶诺德)之一。入选荷兰国家队的难度很大,难免被视为“谁给的勇气”?

然而,功夫不负有心人。2017年,荷甲劲旅海伦芬以75万欧元的价格将其招致麾下。在海伦芬的一个赛季,他出场37场,打进4球的数据终于吸引了荷甲三强的注意。2018年夏天,PSV埃因霍温以550万欧元的价格将其拿下。22岁的邓弗里斯终于有了为荷兰踢球的机会。

加盟荷甲三强之一的PSV埃因霍温后,邓弗里斯持续着稳定的输出,这位他敲开了荷兰队的大门。2018年10月的欧洲国家联赛,荷兰3-0战胜德国。邓弗里斯获得了国家队的首秀。

2020欧洲杯因为疫情延期了一年,在经历了一年的沉淀之后,邓弗里斯变得更加成熟。来到欧洲杯赛场。虽然荷兰队没有最终夺冠,但邓弗里斯却用出色的表现,在荷兰队锁定了一席之地。也为他转会国际米兰提供了加分项。

经历了欧洲杯不如意的邓弗里斯即将在今年年底迎来新的赛事——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。荷兰队和东道主卡塔尔、厄瓜多尔以及塞内加尔同组。

这也许诠释那句话,邓弗里斯的成功离不开自己的勤奋、努力,也离不开一个高水平的舞台。选择了荷兰,他可以在欧洲杯、世界杯的赛场上风驰电掣。选择了阿鲁巴,恐怕很难为邓弗里斯提供这样的舞台。

ybvip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lg